宁波家教网提示家长要理解孩子


来源自贡家教吧 日期:2012年05月09日 点击:757次 分类家长课堂 上一篇遭遇家庭教育的瓶颈 下一篇失败的家庭走出成功的孩子

http://www.zhjj8.com 201259日 来源:家教吧咨讯

 

  我见到了一个初二学生的检讨书。检讨书中他向班主任刘老师真实地道出了自己害怕做作业的心理成因。

  检讨书中,他写道:“我写作业的时候,不怕老师笑话,头脑里很乱,总是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段不开心的经历。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是在痛苦中完成了小学。”写作业和他的痛苦会有怎样的关联呢?

  这个学生他五年级时,他的语文本来“还可以”,但他遇到了一个脾气很暴的老师,这位老师对他不是骂,就是打。这样,这个学生就有了对语文的抵触心理,并认为:“语文老师不是爱打我吗?那好,我就让你打不好。”学生当然是幼稚的,老师或许没有功夫去读懂学生的心思,他当然也没有能够对自己的教育行为进行认真的反思。老师还在心安理得地做他的老师,他以殴打来对付在他看来有错误的学生也许是天经地义、司空见惯的事,说不定他还以为自己的所为是在对学生尽一份教育的职责,或许他还会赢得对学生要求严格的赞誉。所以施暴行为仍然在进行着。学生接着写道:“但我无论如何都逃不了被殴打的实事。”但那个学生怎样了呢?“我变得沉默了,不爱去与人交流。”这里,我们自然都能看出老师的施暴与学生心理的幽闭之间因果关系了。而接下来,母亲不当教育更是雪上加霜。孩子做错了一个小事,她也是非打即骂。“我总想把心中的事与她说一说,可一想我的待遇,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失落,认为说了也是白说,心里压的东西也多了,一看到作业我便想起那时用不写作业来对抗双方的时候,见双方没有办法,只有用骂、打来罚我的时候,我便有一种痛快的心情。”

  读到这里,我为学生身上的这种不正常的心理感到难受,同时也为他的语文老师和母亲感到一丝悲哀。我不怀疑老师和家长对学生的“爱”,我也知道做老师和做家长的有多么不容易。但是我们如何向孩子传递自己的爱,并让学生理解和接受自己的爱呢?这确实是一门相当深的学问。教育也不排除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有的国家现在还允许体罚的存在,比如新加坡),但所有的教育手段应该顾及到学生的心理承受力,或者说你的教育手段应该建立在学生对老师的良苦用心的认同感的基础上。对于体罚,在当今的家庭教育文化背景中,家长偶一为之,可能没有什么大碍,因为家庭成员间毕竟有着血缘关系。而老师对学生的体罚消*影响则要大得多。也许有人会举出 “鞭子本姓竹,不打书不读”的古训,其实这些古训只是说明了一些表象,那些棍棒下成长的人你不打他就未必不能成才。

  俄罗斯教育家皮罗果夫说:“抽打,是为激发人的羞愧感而采用的一种过于粗暴的强制手段,而羞愧感是在温室里培育出来的娇嫩的花朵,它一旦落入粗暴之手,就会立即枯萎。”苏霍姆林斯基也说:“皮带惩罚不仅会打掉儿童的自尊心,而且会摧残他们的心灵,使他们滋生较卑劣的不良品质,如怯懦、仇恨人和虚伪。”

  要根除滥施于学生的暴力,老师就要成为一个慈爱和善良的人,其次才是提出要求和确立规范。一个慈爱善良的人身上会凝聚着一种使人温暖和高尚起来的强大力量,他也能够比较的尊重他人,这样,在师生间这一特殊的矛盾关系中,老师才会以真诚的善意总是把学生往好处想,这样的老师就不会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假想敌,更不会以较坏的恶意来推测学生。可以说,慈爱与善良是教育者较高的生命智慧。慈爱善良与姑息放纵是绝缘的,慈爱善良不会让一个人堕落,反而会把邪恶从孩子的心灵里消除。一个慈爱善良的人提出要求确立规范,学生就很容易把老师的愿望往好处想,那么学生身上蕴涵的自我教育的力量就会被*大的激发出来。

  上面所讲的那位同学是幸运的,他到了一中后,尽管因为以前的心理阴影而经常不做作业,却没有受到老师的责骂和殴打。终于,老师的耐心工作让他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他在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心灵创痛时,一种积*的自我教育的力量在他身上显现了。他说自己写下检讨书,“字字出于心”, “感觉自己好多了,心不像以前那么沉重了”。文字当中,我也觉出这位同学是一个很有自尊心的同学,他用检讨书的方式向老师坦露了心迹,但他也这样写道:“老师,我知道,您会让我在全班面前读这篇检讨书,说真的,我读不下去,我可以说,可以做,可如果您让我读,我却读不下去。”文字当中,他也表达出一种善解人意,老师和他谈话后,他答应可以另写一篇在班里读,这对老师来说是一个多么好的教育契机。

  写到这里,我又不由得想起苏霍姆林斯基的话:“学生对自己越尊重,他对你在道德上的教诲与关于如何进行自我教育的指导就越听得进去,接受得快。”

如本文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您在30日内告诉我们,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以保证您的权利。具体请联系家教吧管理员: